萧综

萧综(480—528)南朝梁南兰陵(今江苏常州)人,字世谦。梁武帝次子。武帝天监三年,封豫章王。累迁南徐州刺史、侍中。疑己为齐东昏侯之子,常怀异志。普通六年,北魏军临彭城,武帝令综都督众军,镇于彭城。综率数骑投魏。梁军失帅,大溃。魏以为太尉、丹阳王。改名缵,一作赞,字德文。魏孝庄帝即位,尚帝姊寿阳长公主。出为齐州刺史。大通二年,萧宝夤反于魏,综将赴之,为魏所杀。一说梁将陈庆之至洛,综送书启求还,信未达而庆之败,未几,终于魏。又说尔朱世隆入洛,妻被害,综弃官为僧,病死入山途中。

生平经历

豫章王萧综是梁武帝次子,为吴淑媛所生。吴淑媛本是南齐东昏侯萧宝卷的宠妃,萧衍灭齐建梁后,将她纳入宫中。吴淑媛跟从梁武帝仅仅七个月,便生下萧综。宫中的人们纷纷传言,说萧综是萧宝卷的骨血。

后来吴淑媛年增色衰,渐渐失宠,而萧综却一天天长大,在皇子中年居第二。被封为豫章王。在八个皇子中,梁武帝对太子萧统格外器重,这不仅因为萧统是太子,更因他知书达理,才华超人。对此,豫章王萧综心怀不满,认为父皇对太子倾心,对自己寡恩,常常对母亲吴淑媛发牢骚。吴淑媛不言不语,只是长叹,为此,萧综深为不解。

吴淑媛心生怨恨,便对萧综流泪说道:“我本是齐宫的嫔妃,为当今皇上所迫,才苟活至今,服侍当今皇上才七个月,就生下了你……你是齐王的儿子,不是当今皇上的骨肉,怎能比得上其他皇子。从前,我见你年幼无知,没有把真情告诉你。现在你长大了,知道真情也就算了,这样才能长保富贵。你切记母言,千万不要把母亲告诉你的实情泄漏出去。不然的话,别说保不住富贵,就是我们母子的性命也要丢掉!”萧综闻言,情急难禁,与母亲抱头痛哭。

萧综一直认为自己是梁武帝的骨肉,没料到母亲却道出如此令人惊骇的实情,实在感到难以置信。他听说,用生人血滴死人骨,如果渗入骨中,即可断定父子关系,便决计依法仿行,试验真伪。于是,暗中召集几名心腹之人,改装易服,偷偷来到东昏侯萧宝卷墓前,不待细想,当即掘墓开棺,取出骨骸。然后,抽刀将自己的手指割破,以血滴在骨骸上,隔了片刻,血果然渗入骨骸之中。尽管如此,萧综还是将信将疑。回到家中,又想出一个如前法相似的办法来。他狠了狠心,将生下才一个多月的次子活生生地弄死。埋葬数日后,派人在夜间将骨骸掘出取回,又将自己的手指割破,把血滴在骨骸上。结果,血也和先前一样渗入。萧综这才相信母亲所说是真的,自己确实是东昏侯萧宝卷的遗腹子。于是,从前那些失落感,那些怨恨,更是与日俱增。

萧综得知自己是东昏侯萧宝卷的骨肉后,便暗中谋划,企图复辟齐朝。他几乎每天都在静室中,默默地祭奠齐氏祖宗,又曾偷偷地去齐明帝陵前拜谒。对梁武帝,他更是由怨生恨。天监十六年(517年),他出任南徐州刺史时,曾下令将境内所有练树一律砍伐,只因为梁武帝的小名是练儿的缘故。他又经常习练武艺,命人在庭院内铺满沙粒,终日赤足在上面奔跑,以致脚下生风,据说能日行三百里。他又招纳亡命,想伺机刺杀梁武帝,但始终没有下手的机会。为寻找起兵的机会,他多次请求梁武帝准许他带兵守边,但梁武帝一直未许,急得他一回到住处,便怒骂不休。

后来,机会终于来了。普通六年(525年),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降梁,梁武帝派元略、陈庆之前去接应,被魏军击败。一时朝中无将,梁武帝这才派萧综出京统领各路人马,驻守彭城,并兼掌徐州府事。萧综得旨,暗中庆幸,当日带了些人马,赶往彭城。

魏主元恪闻讯,忙派安丰王元延明、临淮王元彧率军攻打彭城。梁武帝闻报,担心萧综不娴战事,怕出意外,便促令萧综班师。萧综得机不易,哪里肯服从圣旨?这天夜里,他偷偷打开彭城北门,只带了心腹梁话、苗文宠二人,前去投奔魏军。

来到魏军大帐,萧综自称队主,前去拜见元延明。元延明问其姓名,他避而不答。只是说:“殿下军中一定有人认识我。”元延明便把萧综引至众将领面前,果然有人认出萧综来,说:“这是豫章王!”元延明大喜,连忙把萧综引入上座,设宴款待。

次日早晨,梁军将士才发觉主帅失踪了。正在慌乱之时,城外魏军纷纷高叫:“你们的豫章王昨夜已投降我军,你们还能有什么作为?赶快开门投降罢!”城中梁军一听此言,顿时大乱。魏军乘机攻城,梁军掷械弃甲,纷纷逃亡。魏军乘胜追击,梁军损失大半,只有陈庆之所部全军而还。

萧综到洛阳后,受到魏主元恪的隆重接待,被拜为侍中,封为丹阳王。萧综如此背叛梁武帝,总算泄了些往日的怨恨。封王以后,萧综便为父亲东昏侯萧宝卷举哀发丧,仪式格外隆重。萧综还将自己的姓名改为萧赞,以示与梁武帝脱离父子关系。若是东昏侯不姓萧,他也一定会改易萧姓的。为了昭示自己寻祖归宗,萧综还下决心为东昏侯萧宝卷服丧三年。

消息传到建康,对梁武帝的打击实在太大了。起初,他并不知晓内情,以为萧综是畏敌而降,骂萧综不记父子之情,忘恩负义。后来,探马将在洛阳打听到的情况一一奏闻,他才得知真情,顿时气得七窍生烟。随后斥问吴淑媛,吴淑媛不敢隐瞒,如实招出,竟与探马所言吻合。皇室当中出现如此丑事,梁武帝引为奇耻大辱,下诏削夺萧综的封爵和封地,撤除他的属籍,改其姓曰“悖”氏。并将吴淑媛废为庶人。不久,又下令将其毒死。如此,总算消了他的耻辱和愤恨。

不过,萧综的下场也并不妙。北魏对他并不信任,始终未授以实权。他由于不得志,终日落落寡欢。他曾作有两首诗,一名《听钟鸣》,一名《悲落叶》,颇能表面其心志。其《悲落叶》云:

悲落叶,联翩下重叠。落且飞,从横去不归。

悲落叶,落叶悲,人生譬如此,零落不可持。

悲落叶,落叶何时还?夙昔共根本,无复一相关。

当时见者莫不悲之。

萧综之为人实不值一提,其反叛行径更是被今之众人所不齿,谓之“汉(梁)奸”,有甚者称之为史载“亲子鉴定”第一人。然其文学才气不容小觑,史载其“有才学,善属文”,这点从上述《悲落叶辞》可鉴。

萧综似乎有着文学才气的血统,其弟兄八人,皆能文,其长兄乃是著有《文选》的大名鼎鼎的昭明太子萧统。其三弟简文帝萧纲“六岁便属文”,尝作题壁自序云:“有梁正士兰陵萧世缵,立身行道,终始如一,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弗欺暗室,岂况三光,数至于此,命也如何!”,著述亦颇丰。梁元帝萧绎是萧综七弟,其《采莲赋》甚是有名,而著述更胜萧纲一筹。其余诸弟亦皆聪警善文。

萧综兄弟八人都可谓有文采学识之人,只可惜他们生在帝王之家,政治的勾心斗角使得他们的或英年早逝或死于非命,不能不让人扼腕叹息,也难怪萧综虽身为皇室贵胄,却依然悲叹自己的命运如落叶般飘零无定,实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。

再附上一首《听钟鸣》,此种感觉也许更深:

听钟鸣,当知在帝城。参差定难数,历乱百愁生。去声悬窈窕,来响急徘徊。谁怜传漏子,辛苦建章台。

听钟鸣,听听非一所。怀瑾握瑜空掷去,攀松折桂谁相许?昔朋旧爱各东西,譬如落叶不更齐。漂漂孤雁何所栖,依依别鹤夜半啼。

听钟鸣,听此何穷极。二十有余年,淹留在京域。窥明镜,罢容色,云悲海思徒揜抑。

大通元年(527年),萧宝寅(东昏侯萧宝卷六弟)在长安(今陕西西安)起兵,反叛北魏。萧综前去投奔,途中被魏军俘获杀死,距他降魏仅两年。